近年来公共预算支出“黑五月”增长率低的现象罕见

5月份财政支出的增长率出人意料地低。

6月16日,中央财经大学财经学院院长王拥军告诉记者。

根据财政部最近公布的数据,5月份全国公共预算支出同比增长率从4月份的33.2%下降到2.6%,而地方公共预算支出同比增长率仅为1.2%,甚至还在下降。

这种情况近年来极为罕见,是同期最糟糕的一个月。

至于财政支出增长率大幅下降的原因,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行业专家普遍表示,主要是由于经济低迷导致税收收入下降和财政收支矛盾进一步恶化。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律研究中心主任石郑文指出,地方政府也应该为自己的不作为负责。

中国人民大学财经学院教授朱庆告诉记者,在不断恶化的财政收支状况下,政府不得不从政府资金预算和国有资本运营预算中拨款给公共财政预算。

然而,在经济下行压力下,这种做法无法持续。各级金融机构都必须学会过紧张的生活。除了继续盘活股票之外,他们还必须充分利用增量,并充分利用有限的资金。

财政支出巨降财政部发布的数据显示,5月份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4355亿元,比上年同月增长5%;扣除11项政府性基金转列一般公共预算影响,同口径增长只有3.4%。财政支出大幅下降财政部发布的数据显示,5月份公共预算总收入为14355亿元,同比增长5%。排除11项政府资金转移到一般公共预算的影响,同样的增长率仅为3.4%。

然而,这并没有让业内人士感到意外。毕竟,中国财政收入基数很大,经济发展已经进入新常态。恐怕很难重现通常的20%的增长。

真正让人们吃惊的是财政支出的大幅下降。

5月,全国公共预算支出1312.4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6%。除去将一些政府资金转入普通公共预算的影响,同一数额增加了1.6%。

就在一个月前,这两个数值都超过了30%。

在财政部的网站上,自有数据以来,5月份的支出增长率超过了10%,其中一半年份的增长率超过了20%。

此外,今年5月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为1042.7亿元,同比下降0.1%。这也是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对此,财政部解释说,“主要是前几个月预先分配了一些关键支出”。

然而,这种解释出现在今年3月,以前也出现过多次,但没有一次伴随着负增长。

在王拥军看来,除季节性原因外,主要原因是经济原因。

“经济下滑趋势没有得到有效遏制。

”他说。

朱庆还指出,无论官方的解释是什么,公共财政收支都面临巨大压力,这是谁也不能否认的事实。

前五个月,中国公共财政收入增速一直处于低位。

数据显示,1月至5月,全国公共预算总收入为5874亿元,同比增长11.1%,但扣除部分政府资金转入公共预算的影响后,同样的增长率仅为3.1%,其中最能反映经济形势的税收同比仅增长2%。

单单看五月,情况就更严重了。税收在国家财政收入中的增长率仅为0.4%,其中企业所得税同比下降5.6%,反映出企业整体经营状况仍在恶化。

石郑文指出,短期来看,地方不作为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政府支出的急剧下降,其根源在于“八项规定”。

自中央政府提出“八大条例”以来,各级官员的一些违法行为受到了限制和禁止。

然而,在打破原有体制的同时,新体制没有及时建立,使得各级官员在花钱时都不确定。

石郑文认为,各级政府官员也不能严格执行“八项规定”。在理解精神实质的前提下,花的钱还是要花的。

目前,我国政府共有四本书,即公共预算、政府资金预算、国有资本运营预算和社会保障预算。

在公共预算困难的情况下,政府只能从政府资金预算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中想办法。

“财政收入的增长率继续下降,但一些‘养马人’的基本支出无法减少。

朱庆指出,公共财政支出中的许多项目是僵化的。例如,医疗保健和住房保障等民生支出的增长率近年来一直很高。

为了满足这些基本开支,政府必须从政府基金预算和国有资本运营预算中拨出一些资金用于公共预算。

据朱庆介绍,政府资金预算和国有资本运营预算中的资金主要用于一些建设项目,这些项目通常被称为投资项目。

换句话说,这两项预算的拨款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政府对投资项目的投资,从而影响政府积极财政政策的实施。

最重要的是分配本身不能持续太久。

因为在经济低迷时期,政府资金和国有资本的收入将受到影响。

例如,从1月到5月,全国政府基金预算收入总计1414.3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35.7%。

即使扣除部分政府资金转入一般公共预算的影响,同样口径下降了32.1%,主要是由于房地产业低迷的影响,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同比下降40.1%。

此外,从1月到4月,国有企业利润收入也继续下降,同比下降5.7%。

“现在从不同的预算中分配资金只是暂时的。

朱庆指出,政府资金预算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只是相对而言暂时较好。

国家财政状况的根本改善取决于整体经济状况的改善。

然而,中国经济已经进入新常态,很难看到像以前一样的快速增长,这意味着政府应该为长期紧张的生活做好准备。

王拥军指出,目前各级政府资金闲置的情况仍然十分严重。

国务院常务会议多次提出盘活金融资金存量,但效果并不理想。

在最近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指出,各地区、各部门的剩余资金和连续两年未使用的结转资金应全部收回,用于重点建设。

不到两年的结转资金可用于其他急需的领域,以加快预算执行。

此外,从2016年开始,去年底财政储备较大的地区和部门将在下一个财政年度适当缩减规模。

“财政收入过低是不正常的,但做好政府支出管理更为紧迫。

“王拥军说,目前政府的支出管理仍有许多薄弱环节。只要这些薄弱环节得到解决,即使财政收入下降,政府财政也能安全应对,否则就会出现问题。

朱庆泽表示,除了盘活存量之外,还必须充分利用增量,即提高资金使用效率。

“我们必须把多余的一点钱好好利用。

”他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