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人寿将业务扩展到更多城市的计划

日,汇丰人寿披露了2019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报告显示,该公司二季度保险业务收入5.53亿,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253%,净利润则由盈转亏,二季度亏损5121.94万,而一季度净利润为1.1亿。

汇丰人寿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2019年第二季度,公司净亏损为人民币0.51亿元,主要是由于受到了权益市场短期波动造成的影响。

”其进一步称,寿险业务是一项长期的投资。

目前,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寿险市场并保持持续增长。

公司对中国市场的长期健康发展充满信心,将致力于提升公司运营能力和效率,以保证可持续性的健康增长以及为中国寿险消费者提供高质量的服务。

业务高度依赖银保渠道事实上,“过山车”式的业绩表现对汇丰人寿并不陌生。

公开信息显示,汇丰人寿由汇丰保险(亚洲)有限公司和国民信托有限公司合资成立,双方各占50%股权,公司注册资本为10.25亿元,总部设在上海。

回顾该公司近三年业绩表现,却非常不稳定。

2016年业绩亏损1.61亿元,在2017年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1.12亿元后,2018年再次陷入亏损,且亏损金额扩大至2.06亿元。

作为“银行系”险企,汇丰人寿拥有让其他保险公司艳羡的渠道优势。

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在业内人士看来,汇丰人寿业绩亏损与其高度依赖银保渠道销售,导致销售成本上升等原因不无关系。

汇丰人寿在业务方面对银保渠道的依赖性越来越强,这从该公司近三年年报中就能看出。

2016年年报显示,汇丰人寿保险业务收入中,银保渠道收入为8.22亿元,占比高达96.4%,个人代理和员工直销仅为0.15亿元和0.14亿元。

2017年年报显示,汇丰人寿保险业务收入中,银保渠道收入为11.57亿元,占比高达97.7%,个人代理和员工直销仅为0.15亿元和0.12亿元。

其最新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汇丰人寿原保费收入排名前五的产品、保护投资款新增缴费前三的产品以及投连险独立账户新增缴费前三的产品全部是以银行代理为主要销售渠道,占总保费比例比高达98.08%。

对银保渠道的高度依赖,也造成汇丰人寿给银行贡献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大幅增加。

汇丰人寿2018年年报显示,其手续费及佣金支持在2018年达到6777.33万,业务及管理费支出为1.96亿元,相比2017年,其营业支出由11.29亿上升为14.15亿元。

一位险企管理层人士曾向本报记者表示,虽然银行系险企拥有强大的先天渠道优势,但通常外部依赖性强,一旦遭遇宏观经济政策、资本市场或是合作机构策略等变化,高成本推动和高回报承诺换取的高增长势必难以为继。

过去银保渠道代销的保险产品大多为中短期存续产品,并且销售流程简单。

然而,随着“134号文”(中国保监会关于规范人身保险公司产品开发设计行为的通知)的出台,各银行系险企主动调整保费结构,提高保障型产品占比,压缩中短存续期等偏理财型保险产品。

因此,不少银行系险企通过母行代销的保费明显减少。

与此同时,“双录”政策的落地也使得消费者在银行买保险的过程变得复杂,这无疑也给银行销售保险的增加了难度。

另一位保险公司人士则表示,汇丰人寿业绩不稳除了依赖银保渠道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因为汇丰人寿主要依赖汇丰银行门店渠道销售保险产品,但汇丰银行的门店并不多,相比其他“银行系”险企,劣势尽显。

将积极拓展业务版图不仅如此,相较于其他银行系险企,汇丰人寿可展业的地区也并不多。

目前,汇丰人寿在上海、北京、天津,以及珠三角地区的广州、佛山、东莞、珠海、深圳共八个城市通过银保渠道开展保险业务。

一个多月前,中国银保监会又批准了汇丰人寿筹建浙江分公司。

不过,上述汇丰人寿相关负责人表示:“汇丰人寿会继续为中国业务拓展进行投入,积极拓展业务版图,并计划未来将业务拓展至更多城市以更好地服务客户。

”事实上,外资险企一直更看重盈利能力,但近几年,汇丰人寿业绩波动大,盈利承压,也直接导致了其管理层的变动。

2017年1月,因业绩承压,汇丰人寿原总经理高志熙被调回香港;2017年9月,时任财务负责人雷浩然担任总经理一职获批。

2018年,新任董事长BryceLeslieJohns上任,其来自于汇丰人寿外方股东汇丰集团,此前为汇丰集团保险业务主管。

BryceLeslieJohns曾在雷浩然上任时公开表示,汇丰将亚洲市场视为集团的策略重心,并着力推进亚洲保险业务的投资与发展,也会积极拓展中国内地的保险业务,为中国内地快速增长的富裕及高净值人士提供市场领先的保险产品及服务。

上述汇丰人寿相关负责人亦告诉本报记者:“汇丰集团正加快推进保险业务在亚洲,特别是在中国内地的投资与发展,以满足内地民众快速增长的保险保障需求。

凭借汇丰全球领先的银行保险经验以及以客户需求为导向的财务规划理念,汇丰人寿致力于为客户提供全面的保险解决方案及完善的服务,满足其不断增长的保险需求。

”但上述险企管理层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银行系”险企唯一好处是它想快速卖出产品有渠道优势,但在目前整体经济下行,资产都存在很大的贬值风险,整个系统性的投资风险也会很大,投资可能血本无归,也可能略有盈利,无法覆盖卖出产品的成本,“银行系”险企的投资能力更需要检验。

同时,对于服务能力的提升应受到更多的重视。

值得一提的是,国民信托曾流露出要出售汇丰人寿股权的意图。

在2017年1月国民信托增资遭北京银监局驳回后,为了解决公司流动性的问题,该公司董事长杨晓阳曾表示,除了大股东生命人寿增资的方案以外,另一方案便是转卖国民信托旗下汇丰人寿资产。

不过,目前国民信托还没有相关动作。

发表评论